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火

却也没熔掉我

 
 
 

日志

 
 
关于我

墙头: Harry Potter/ Doctor Who/ 福尔摩斯/ Life on Mars UK/ Queer as Folk UK/ Yes, (Prime) Minister/ House M.D./ Criminal Minds // 节操是神马? 下限是神马? 不认识啊 // 敬谢不敏: 任何RPF/RPS

网易考拉推荐

[SherlockBBC][翻译][M/J, 过往S/J] Dreaming of Forgiveness( 暗黑向,请看警告)  

2011-07-04 11:0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itle: Dreaming of Forgiveness
Pairing: Mycroft/John, past Sherlock/John
Rating:: R for dark themes
分级:R(暗黑向)
Warnings: Character Death (off camera), Drug, Paraphilia, Coercion, False Imprisonment, and Mycroft at his creepiest and most vengeful.
警告:角色死亡(非正面描写),药物,性欲倒错,强权压迫,非法监禁,最为令人毛骨悚然、充满复仇欲望的Mycroft。
Word Count: 3600
Summary: When Sherlock dies in an explosion, John blames himself and Mycroft blames John as well.
摘要:Sherlock在一场爆炸中死去之后,John怨恨着自己,而Mycroft也怨恨着John。
A/N: I so totally enjoy whumping John. It's wrong, and I'm a bad person.
原文
已授权。

Sherlock开篇就已死去,Creepy到简直病态的Mycroft,John被囚禁,药到神志不清——我觉得大概剧透的也差不多了。再次警告,做好心理准备。接受不了的请右上角点X



















Mycroft来探望时,没有带着微笑。John看到他脸上严肃的神情和手中的两份文件,然后便陷入金属座椅里,屏住了呼吸。他垂眼盯着审讯桌,努力不去乱动腿上的束缚物和手上的手铐.

Mycroft在他对面的座椅里入座,像在赌场发牌一样把两份文件都放在John面前。从外表上看,两份完全一样。相同的文件编号,相同的名字:John Watson。他不知该作何反应。他应该选出一份来么?还是两份都读一遍?

事实上他哪份文件都不在乎。他想知道的都已写在Mycroft脸上。他不能抬起目光。他无法忍受这男人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我手下的医学检验小组确认了尸体属于Sherlock。牙医记录和DNA都符合。”

John双眼闭的更紧了。“你责怪我,”他悄声说。

“我警告过让他置身事外。你当时也在。我特别警告他不要插手这件案子。而你任他穷追不舍。”

他们都知道,John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没法阻止Sherlock。他们都知道这不重要。John内疚至极,Mycroft满心想复仇,而有人要付出代价。

“睁开你的眼睛。”命令下达。声音尖而厉,与Mycroft一贯的轻柔话声完全不同。John像是被重击似的畏缩了一下。他睁开眼睛,看到Mycroft将两份文件都打开来。两份的内页都附着他的照片。一份里有一封信函,将他描述成摧毁整个大楼,害死Sherlock的投弹者,下面是一系列相关证据,列表长得John根本读不下去。另一份则简单地将他描述为一个旁观者,Sherlock的室友,完全无辜。

“两个选择。一,你会在监狱里待上很久很久。你会声名扫地。然后成为某个,或者两个,三个,囚犯的目标玩物。”

John抿紧了唇。

“或者,我让你走出这扇门。你回到公寓收拾好你的东西,把该打的电话打了。然后在晚上八点,你会抱怨着自己有自杀的想法,住进巴茨医院。你会被留下过夜,而早上你就会被转到一间我具有一定的……关系……的精神病院看守单位。”

“多久。”

“直到我原谅你,”Mycroft说。“从看守单位里把你放出来要比从监狱容易的多。你会和与你同院的人待遇相同。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医院。”

你能直接控制的地方。

John害怕监狱。他恐惧Mycroft。

“你选哪个。”

John闭上眼睛。然后伸出手拿起声明他无辜的那份文件。炸弹不是他放的。但是Sherlock死了,他的生活反正也不剩下什么了。也许这已经算是Mycroft式的大发善心。




晨报上出现了确认的消息。John读了报告,努力想喝下点东西,但是却发现威士忌让自己的胃根本无法承受。喝茶时他对Hudson太太简单讲了几句话,和她一起哭了一场。Lestrade打来电话,他们在回忆中度过一个小时,而后John不情不愿地说了再见,因为他还有别的电话要打。与Harry的沟通很困难,因为她就是无法理解在阿富汗之后,一个朋友的死竟然还能激起如此巨大的反应。最后他挂掉了她的电话。他没有时间了。

巴茨医院已有人做了安排。他几乎无需咕哝着讲出自己计划着服药那个半点说服力都没有的故事,他们就把承诺文件推到了他面前。John连看也没看,就在页末签了名。

他放下笔之后,一名护工到来把一个纸杯放在他面前。“我——”John说。“我想没这个必要。”他并不是真的有自杀倾向,只是在哀悼。

“恐怕有必要。”院务主任说。“我们的病人都必须吃药。”

John仔细看了看药片。氯丙嗪[注1]。他绝不是真的有精神疾病。“这会让我神志不清的。药量太大。”

“要么你自己把药吞下,要么我们就得给你来一针了。”

John僵住了。他终于理解了Mycroft的目的。也许他活该如此。他强迫着自己向药片伸出一只颤抖的手。




接下来的一个月完全是一片模糊。他不记得在巴茨的任何事情,也不记得被转到了新的医院。他在一间单人房间的床上醒来,头脑像新生婴儿一样空白。他似乎在一间被漆成天蓝色的休息室里的椅子上坐了一天又一天,摇啊,摇啊,摇啊。有人往他手里塞进一把画刷,他便开始涂抹绿色的广告颜料,在画布上,在自己的大腿上,在房间地板上。有人按照严格的时间安排给他药物,他们会检查他的口腔,以确保药物都已被吞咽下去。如果他有任何反抗行为,他们就会把他按倒,随后一支针就扎进他的手臂。

他没有任何访客。他也未曾有所期待。他没有交什么朋友。任何人一旦与他过从太密,就会被他礼貌地拒之千里。不过他也完全不在乎。就连同时处理两个想法都几乎让他难堪重负。

白昼弥散入黑夜又入白昼。有时John会忘记吃自己的餐食,然后一个魁梧的护工就会来帮他一勺勺塞进嘴里。有时他忘记去找卫生间,然后一个护工就会来为他清理干净。有人给他一块粘土,他想不到该做什么,便只能攥在手里一次又一次地挤捏,直到它变成泥浆和碎块。然后粘土被拿走,一个护工就会来再次为他清理干净。

Mycroft终于到来探访时,John躲避着他,蹒跚着倒在房间的角落。那男人看起来简直有8英尺高。

但他这次微笑着。“你看起来不错,”他以最为关切的态度说着。John用药过度,几乎无法站立。他把床当做避难所,在上面卷成一个团。移动,移动,移动。

Mycroft在他的床边坐下,一只巨大的手臂搂过他的肩膀把来回摇摆的他定住。“你能说话吗?”

John几周来都没说过一个字。“有——”他拼尽全力。“原谅?”

“我有没有原谅你?”Mycroft温柔地抚着他的头发。“一点也没有。”




那之后,他们慢慢减少了他的药量。时间开始伸展,不再破碎。每天都变得越来越长,直到每分钟都长到诡异的地步。John已经有了足够的力量去认识到自己正身处地狱。

他再也不会失禁,但却能记起曾经的尴尬时刻,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甚至还不如以往。他不怎么摇晃了,只是每次服药后会稍有一些。他自己进食,不过从没有决定菜单的权力。就连饭菜的量也经过精心挑选。有天他在走廊相交处的圆镜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样,才意识到他的体重减轻了。

那段时间Mycroft会偶尔来访。他们谈上半小时有关Sherlock的话题。要记起Mycroft想知道的所有细节并不容易。他让John对他讲一个又一个案子,John拼尽全力,但他的大脑就像是先被掏空,然后颅骨里的空间又被填满了棉花。

“你当时没有在看着么?”他问。“你没有录像带么?”

“当然有,可是与你谈论这些可完全不同,”Mycroft悲伤地说。“当时你在那儿。我真希望我在。我想他想得发疯,John。”

“我,也是。”他等了一会儿,而后——因为这看起来可能是他最好的机会——他问:“你有没有——”

“没有。”这两个字好似一扇门在他面前砰地甩上。“恐怕现在还没有。”Mycroft的表情冷酷起来。他没有再发一言,站起身离开。

一秒钟之后一个护工走了进来,带着他的药。




Mycroft开始每周都出现。John带着期盼和恐惧面对这男人。能看到他意味着在他死气沉沉每一天能有暂时的中断,以及John能说些话、做些事来安抚他的怒气,让他释放自己。探访从十分钟到一个小时不等,长短取决于John的态度。

一种模式慢慢形成。若是John表现得礼貌友好,主动急切地回答Mycroft所有、任何问题,他的给药量就会减少。接下来的一周他会觉得他的神智在渐渐恢复。但如果他脾气不好,或者表现出愤怒;如果他试图为自己保留哪怕一点点关于Sherlock的珍贵记忆,他的给药量就会增加,直到他又回到刚进来时那种状态。

几次探访过后,Mycroft开始亲自给他药物。他们谈话时他手里拿着纸杯。当他认为对话应当结束时,他会看着John服药,脸上带着十分满意的神情——也从来不会忘记在之后仔细检查他的口腔以确保药片真的被吞咽下肚。

最后,对话的中心从案件转移到了John和Sherlock的日常生活。又是一两个月过后,他们终于开始谈论更加亲密的那些时刻。

“他第一次吻你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Mycroft问。“他的嘴唇感觉起来是什么样子。”他双眼紧闭,似乎正在全心想象那种接触。

John觉得恶心。“不。”他摇着头躲开,转过身去。“不要问这个。”

“告诉我。”Mycroft的声音严厉了几分。“你必须告诉我,John。我已经失去了他。我再也没有机会感受到他的嘴唇。我再也没有机会吻他的眼眉,也没机会牵起他的手了。”

“这是隐私,”John坚持道。“我就不能留有自己的一点东西吗?”

“当然。”这几个字听起来温柔亲和。“若你希望如此。”

John听到一阵揉捏的声音,他看到Mycroft拿着药杯的手紧握成拳。他们一起盯着那只手看了一分钟。而后Mycroft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在二十秒的空隙里John想,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能免去一次服药。然而随后门再次打开。这次是一个拿着注射器的护工,和紧跟在后的Mycroft。John摇着头乞求他,拼命把双臂抱在胸前。然而他们合力为他注射。Mycroft将芯杆一路推至底端。



Mycroft下一周来的时候,一个问题也没有问。他只是将John摇摇晃晃的身体抱住,不断抚摸着John的头发。他帮John把药一片一片放进嘴里,以此结束了这次探访。



两周之后,Mycroft再次问起了那个吻,John如实相告。然后他又告诉他Sherlock皮肤的触感,他头发的气味。当John看到Sherlock在门边出现时他的所思所想。他们的性生活,尽管实在少得可怜,也一一在Mycroft面前摊开:每个表情,每句话语,John能够回忆起的每次触摸。到最后John哭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在Mycroft面前流泪。

Mycroft似乎注视了他一会儿。然后轻轻捧起他的脸,倾身在他两边面颊上各亲吻了一下,极尽温柔。然后他抱住了他,John觉得自己感受到了一丝颤抖。

“我想我们终于有所进展了,John,”他说。



那次探访让John心中的大坝完全崩塌。差不多整个星期他都在回忆从前的生活:与Sherlock一起工作时的兴奋和快乐。爱,还有对未来更多的许诺。在Mycroft用药物抹空他的大脑之前,他甚至没有时间去真正地哀悼。而现在他的药物既然已被减少到象征性的小量,所有过往便纷至沓来。他在走廊里毫无目的地漫步,思念着Sherlock,不顾脸面地抽泣,忘记了身边所有一切。

他持续不断的哭泣让护士担心起来,于是令他获得了三次看医生的机会,以诊断他是否真的具有了自杀倾向。实话说,John在脑海中反复掂量过这个想法,看起来这是个结束一切的好方式。不过病院的特别设置带来了很大困难。没有任何能让他割伤自己的锐利边缘;永远处在看护之下,他也没机会弄出个套索来。凡是显示出任何一点暴力倾向的病人都会被给以镇静剂,而后被四点式约束带束缚住。对于被捆住的恐惧足以阻止他尝试自杀。

John努力向医生解释他的情况: Mycroft是如何通过囚禁自己、给自己下药来为他的兄弟复仇。而医生只是对他微笑。John闭上了嘴。医生知道真相,但这一切听起来实在太像是类偏执狂妄想,以至于连John自己都开始自我怀疑了。

最后,医生往他的纸杯里加了一份抗抑郁药。



一旦John再次恢复稳定,Mycroft的来访频率便增加了。他隔一天就来一次,每次看起来都相当高兴。John的用药量已经相当低,令他感觉几乎已回复正常。他开始期待Mycroft的探访,毕竟实在没有别人可以和他说话。其他病人早就意识到要避开他。

他们现在也开始谈论一些除了Sherlock之外的事情,政治和历史,他们一谈就是几个小时。还有John的童年,Mycroft的大学时代。相当亲密。

尽管John知道男人的危险深藏不露,但Mycroft有种能让他感到放松的手段。John再不问起关于释放和原谅的任何问题,因为这两者似乎都会让Mycroft阴沉下来。这男人不会受人驱使,John已经为自己的尝试付出过代价。

还有药物的事情。Mycroft会喂药给他,就像是某种仪式似的,一片一片放进他嘴里,在那一瞬存在一种刻意的亲昵。每次,Mycroft的微笑都会变得充满喜悦,似乎某种热切的渴望得到了满足。药片是什么完全不重要,维生素,抗酸药,医治John持续便秘的软便剂,这些与氯丙嗪、安定和安非他酮[注2]显然都能给Mycroft带来同等的享受。

终于,在医院里待了八个月之后,Mycroft说,“我准备把你放出来。”

John释放出自他与Mycroft在拘留中心见面时就郁结在心的一口气。“谢谢你,”他说。

他考虑着他未来打算做的事情,要去的地方,寻找工作。他的生活似乎已在眼前展开,然而以往生活中重要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于其中。

“当然了,在调整时期你会来与我同住。我力之所及的一点小小心意。”这些话听起来合情合理,不过John明白了他的暗示。

他再次屏息。Mycroft还没有放过他。





John的卧室宽敞精致,设备齐全,有单独的卫生间,从窗边望出去能看到精心打理的花园。洗手池上方的药柜空无一物。

然而Mycroft套间里的药柜确是满的。柜里有John曾被给过的所有药物,并且不止于此。羟考酮[注3],可注射吗啡,甲基安非他命[注4],THC药丸[注5],还有一小袋看起来很像是可卡因的东西。每天早晚Mycroft会召John来到自己的卧室,伸手在架子上寻找他认为John最为需要的药品。胃部不适绝不是可以忽略的小毛病,每次头疼也都必须加以注意。

他们在医院的仪式仍然继续。John服下药片,成瘾者却是Mycroft。

与Sherlock不同,Mycroft的生活极有规律。他选择遵守严格的工作时间,维持一张恰当安排过的日程表,满足自己所有爱好。从容缓慢地用餐,消极的娱乐活动,在私人场地里漫步徐行。John发现自己必须始终跟随,就像只举止良好的狗,在有客人或某位大使,又或是某些Mycroft工作中的重要人士加入时就自动隐入背景。

当Mycroft不再把John留在宅子里而是开始带他一起去工作时,这不算多意外。John的第一份职责是控制-Mycroft深深喜爱的那些天杀的闭路监视系统。他被安排去看着某个男人或女人每天的行动,记下时间和地点,将记录送交Mycroft。而Mycroft会在一两秒钟之内就扫过他几小时的工作,而后提示出关键时刻重新观看。

“做的很不错,”Mycroft会说。而后他会对John讲述关于此人的一切微小细节,像极了Sherlock曾经。

John记起他与Sherlock一起经历过的日子。

Sherlock热爱在伦敦四处奔走,穿行在小巷之中,检视每个垃圾桶。而Mycroft热爱坐在桌后盯着他的一排排监视器,写下晦涩的笔记。Sherlock自己去完成询问工作,而Mycroft则有无数手下走狗。他通过蓝牙传达命令,一个个地号令指挥,而后嘴角带着温和但却满意的微笑听取他们的报告。

John的第二份工作便是成为走狗中的一员。他跟踪别人,进行访谈,递送箱包,Mycroft轻柔的声音全程在他的耳机中指导和命令。

John发现自己喜爱这份工作。这与Sherlock让他去做的事情非常相似。有时John会转过身,有些期待着能看到Sherlock穿着他那件Belstaff掠过。然后他会抬头看向最近的角落,看到摄像机正对着他,才记起一切都已沧海桑田。



终于,他无可避免地撞上了Lestrade。就在John完成任务,把一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包裹送到一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地址之后,他们在街上偶遇。探长喊出了他的名字,用力拥抱他,然后把John拽进了一家咖啡店。

“案子都怎么样?”John问。

“没有Sherlock,自然是更困难了。。有那么一阵他的哥哥偶尔会给我们些提示,不过我觉得他可能后来就烦了。他不像Sherlock,罪案不是他的兴趣所在。”Lestrade靠在木头椅子上关切地凝视着John。“你怎么样呢,John。之前我听说你跑去住院了。然后就音信全无。”

“我近期在为Mycroft工作,”John说。

Lestrade的微笑消失了。“我知道了。”他盯着John看了一会儿,终于注意到他戴着的耳机。他看向窗外,一动不动。他在看什么,John再清楚不过。“好吧,我想他付的工资一定不低。”

John点点头。他从没见过自己的工资支票,不过Mycroft给他的借记卡里总是有钱。

他们心照不宣地迅速更换了话题。



那天晚饭过后,Mycroft再次谈起Sherlock。“你在医院里的时候,我在贝克街公寓里彻底搜寻了一遍,想找些能记住Sherlock的东西。可是太少了,John。Sherlock真正在乎的东西少之又少:他总爱用来装饰壁炉台的那个头骨;几件衣服;他的放大镜。其它都是垃圾。”

John点点头。

“然后还有你。他已经很久没有像爱你一样去爱过什么了。你让他最后的几个月……非常快乐,John。我想为此感谢你。”

John悲哀地微笑。“我尽自己所能了。”

“在某种意义上说,你确实是Sherlock所余的一切。我为此而珍惜你,John。你给了我的那些时刻以一种我自己都未曾料想的方式把Sherlock带了回来。”

那你现在原谅我了吗?John想问,但是没有开口。他明白情况。

“你很沉默,”Mycroft侧头。“要知道,你可以对我说话的。我喜欢听你说。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会放弃我的生命,毫无怨言,如果是为了他,”John说。“我经常在想那个晚上,想我本应该选择另一种做法。他命令我绕到后面去,可我真希望自己当时尾随在他身后。也许我会看到那炸弹的。我本来能警告他的。”

Mycroft牵过他的手。“嘘——如果失去了你,那会是这个世界的损失。”

然后他们上楼到Mycroft的卧室进行每晚的药物仪式。Mycroft打开药柜时,John看到一排早上还不在那里的红色小瓶。亚硝酸异丁酯,挥发性亚硝酸盐[注6]。还有在Mycroft手里独一无二的钻石形状蓝色药片。万艾可[注7]。

John点了点头。他已有所预料。实际上,在他的预想中甚至会比这更要早得多。这是属于John的最后一样Sherlock拥有,而Mycroft尚未取走的东西。那属于Sherlock的,John拥有而Mycroft尚未以己代之的东西。

他张开自己的嘴,任Mycroft把药片放在他舌尖。而后他再次呼出那一口气。

FIN

注1 氯丙嗪,第一代抗精神病药物。正常人服用治疗量后,产生安静、活动减少、感情淡漠、注意力降低、对周围事物不感兴趣,安静时可诱导入睡,但易被唤醒。精神病人服用后,在不过分抑制情况下,迅速控制精神分裂症病人的躁狂症状,减少或消除幻觉、妄想,使思维活动及行为趋于正常。

注2 抗抑郁药

注3 止痛、麻醉药品,并且有成瘾性,如果病人发生药物依赖,会有心理上的和生理上的戒断症状

注4 甲基安非他命,又名冰毒,是一种人工合成的兴奋剂,可使机体产生强烈快感,并具成瘾性

注5 THC即四氢大麻酚,大麻的主要活性化学成分,是一种药性温和的致幻剂

注6 Isobutal Nitrate. Poppers均是能够激起性欲的药物

注7 万艾可,俗称伟哥。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