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火

却也没熔掉我

 
 
 

日志

 
 
关于我

墙头: Harry Potter/ Doctor Who/ 福尔摩斯/ Life on Mars UK/ Queer as Folk UK/ Yes, (Prime) Minister/ House M.D./ Criminal Minds // 节操是神马? 下限是神马? 不认识啊 // 敬谢不敏: 任何RPF/RPS

网易考拉推荐

[翻译][SherlockBBC]Almost Always/几乎总是  

2011-03-06 17:48:56|  分类: fanwork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arte Blanche系列之1/2
续篇:
Carte Blanche


author: ivyblossom
原文
Summary: John, fearing for his life, writes a longhand blog post he can never put online.
Rating: Mature
Relationship: Sherlock/John - Relationship
Part 1 of the Carte Blanche series ?
Words:3480
授权:
And please, translate away!……I'm honoured that you're willing to take on the task! 

Almost Always

关于Sherlock Holmes你应该明白的第一件事,就是他看人的时候几乎总是对的。而之所以加上“几乎”,只是因为我在他那种扭曲的科学方法浸淫太久,以至于不加上这种词就感觉实在是太过模糊、大错特错。如果不加上“几乎”,我脑子里属于歇洛克的那把声音一定会说,“我可对你抱有更高的期望,John。要忠于事实。你要么准确地描述我,要么根本就不要下笔。”所以我还是要加上它,虽说这样听上去也有点问题。

他几乎总是对的,特别是在判断人们行为的动机、欲望、他们想做和不想做的事情的时候。对于行为如此古怪,有些时候甚至实在没有人情味的人来说,你会觉得他一定是体会不到人类之存在的某些关键因素,他没法把握,没法揣摩;他管自己的大脑叫硬盘,就好像他是什么机器似的。毕竟他说自己反社会嘛。所以那些人们心里的微小冲动,那些复杂的热情和痛苦,都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但是这并非全部。对于人类的动机来讲,他理解得还不错。

但是对于我,他从一开始就对了。或者也可能只是对我。即使是在我对自己的把握都基本全错的时候。

现在,我,他的博客作者,他的Boswell(包斯威尔是英国著名文学家约翰生的一名得力助手,后也指为密友写传记的人),正以他为对象书写着,因为我实在想以最大音量向人们呐喊,他是多么不可思议、令人无比惊奇。 而我出于敬佩一直都待在他的身边。我必须为后人如实记录,以便后日可以进一步研究如此的奇迹。我希望人们能了解他做过的事,虽然他自己并不在乎声名。我需要告诉你们这一切有多令人着迷:在他身旁被他拽着为各种疯狂的案子而奔波;看着他的眼睛在犯罪现场来回巡视,看出那些所有人都忽视了的事情。他是个瘾君子,我也一样;虽然我很明了我正使得自己和身边所有人都身陷危险,但还是做不到打包行李搬出贝克街。

现在我恐怕自己再也看不到贝克街了。

我显然是个无比适合的绑架对象;这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感觉比以前都更危险,更像是终结。Sherlock,当你知道我不见的时候一切都已太晚了。没有任何线索,因为我与平日没有什么不同,没有和什么人讲话,也没有任何办法可以确认现在我并不在自己应该在的地方。这次劫持几乎完美,是那种只有聪明堪比你的大脑才能想出来的方法(他与你思考的方式差不多,这算是好事吗?这能让我多一点生还的机会吗?)。当然,你最后一定能把这事弄明白,我知道你一定可以。但是到时候已经会有颗子弹在我脑袋里或者心脏里,又或者我已经变成人行道上的一堆碎骨烂肉了。不出这么几种方式吧。对他来说我死了比活着更有价值。我甚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没直接杀了我,还要费事把我锁在这个脏乱的破地方。我真觉得自己没什么希望了。如果我还能留下什么,或者是打个电话,或者发出一声窒息的叫喊让什么人能听见而且联系上你的话,我可能还有信心你会赶在来得及的时候从那扇死气沉沉的铁门破门而入。你会知晓,你会找到我。但是我觉得我什么线索都没留给你,一个也没有。

从逻辑上讲,你找到我最后这份自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显然他们会把它撕了或者烧掉或者干脆连我的尸体一起扔进泰晤士河,又或者被我的血浸透。但是人们总是想要抓住那一线机会的。我从来不擅长在你面前藏什么东西。所以我知道你会读到的,就算你得拿炭笔画在纸页上坐在起居室的地板上一点点把我写的东西重现。想到这个场景我都笑了。你会辨认出来的。

就像我说的那样,歇洛克?福尔摩斯对于人的看法几乎总是正确的,他对我的看法也是正确的,我们第一次在那个意大利小餐馆一起吃饭的时候,就是他为了让我能扔下那可笑的手杖跟他一起跑过整个城市而耍的小花招。他还以为我在挑逗他呢!好吧,我想他并非完全正确,但是也不是大错特错。那会我还没意识到,后来在回忆的时候我才准备好接受我俩认识的第一个晚上他从就我脸上看出来的无比明显的事情。

对于有些人来说,重要的是漂亮的眼睛,或者饱满的胸脯,或者是屁股,两条好看的腿。对我来说,我一直觉得我想要找的就是个普通女孩儿,不一定美貌摄人,但是富有幽默感,笑起来还不错;能在很多简单的事情(比如她的工作)之中寻找到乐趣,不会总陷在坏情绪里;喜欢在雨中的长长漫步。这难道行不通吗?对于我来说?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家伙,不是么?想要的也就是回家之后能享受一点平平常常,舒心快活的生活?但是你对自己的看法常常并不是对的。Sherlock的哥哥在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就说对了,顺便说一句,这可真挺吓人的。事实上,“普通”让我发疯,让我根本没法忍受。我怎么会竟然不知道呢?这简直就是天翻地覆。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错的。所以我不可能立刻就知道Sherlock打算对我做什么。

“你让这事听起来像是早有预谋。”Sherlock的声音在我脑海里说,还是他那种抱怨的语气。如果你想自己来写,Sherlock,你就得真去拿起纸笔来,或者把你的手指放到键盘上去,你总得选一种方式动手。有一个Boswell就意味着得你的形象得从我的眼里过一遍。你得接受这个。你必须接受;事实上我觉得你喜欢这样,不管你怎么否认。你喜欢看到我眼中的你自己。这比你想象的还要好,不是么。你甚至享受事后指正我的过程。

对他来讲最重要的只有大脑。你知道,他要是扑在案子上就根本不吃东西。甚至没案子的时候也不怎么睡觉。他的身体只是用来装着真正的他跑来跑去。只是移动的工具。但是我正相反。我的身体总能赶在大脑之前就接近真相。是蜥蜴脑(人脑中掌管与理性思考无关的部分,也被科学研究证实是掌握本能的古老部分。通俗地说就是这个部分并不是用我们大脑所掌管的擅于分析且理性的那块结构,而是大脑中掌控着感情用事、缅怀过往的另一部分区域)的那块,或者是我的心,或者是胃,是它们指引我的。我并不信任他人,你知道的。大部分人我都不信任。这让事情挺难办的。我不信任他人,除了Sherlock Holmes,就算他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人,Moriaty见鬼去吧。我想正是因为他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人我才信任他。就像我说的:天翻地覆。但是当我遇见他的那一刻,我的蜥蜴脑就注意到了。一定就像是他脑袋上有个霓虹灯,我的显意识看不到,因为自从第一次见到他之后我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都开始麻痒。我重新有了活着的感觉,感觉到了自己肺里的空气冲动着。就跟刚刚醒来一样。所以我根本不会拒绝到贝克街221b去见他。我当然会去了。虽然我当时并不明白。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

所以,当我们坐在餐馆里谈论着女朋友男朋友,而他说他都没有的时候,我胃里深处迸发了那么一点火光。不是在我大脑里,提醒你一下;根本不是。是我的内脏在记录着,计划着,产生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感觉和想法。不是我的大脑。完全是非理性的,不是表面上的。“那很好,”我说。大概是这么说的吧,“你无牵无挂,和我一样。”我说这话不是勾搭的意思,真的不是。好吧,也许我的蜥蜴脑确实是这个意思。而Sherlock,作为Sherlock,他能看穿我的大脑直入深处。他知道我的内脏在想什么;我所有的反应和否认,一切都摆在他的面前。这就是他这么了不起的原因,明白了么?他能看出连你自己都意识不到的事情。他能看出迹象,他知道怎么去解读。他知道我们最为充满激情的部分是我们自己觉察不到的。这就是他把凶手找出来的手段,就算有时候只有那么两点薄弱的证据和一张旧照片。因为他知道人们的蜥蜴脑是怎么运作的,他了解我们的“心脏”是如何跳动的,虽然他直接就忽略了自己的那些部分。呃,在大部分时候。

不过并不是像你想的那样。话说你是那么想的么?我们之间有某种深情传奇的罗曼史?大家全都这么想。让我来澄清一下:事情不是这样的。根本没什么浪漫甜蜜,也不怎么正常。没那么简单,或者说没那么复杂。

Sherlock: 我不知道我把这些都写下来你会怎么想。我们从来没讨论过,或者说在白天就从来没真正承认过它的存在。我甚至不会允许自己过多的思考这事,就好像有违规矩似的。不过大家都觉得你感觉不到太强烈的羞耻或者尴尬,所以我也没法想象你会对我生气,尤其是如果我已经死了。也许你一直在等着我说点什么。恩,像是你的作风。

要想了解我和Sherlock一起的生活,还有一件事你必须明白。我们的日子里充满了肾上腺素,我想你能想象。狂奔着躲避各种危险,拔枪,追赶已经查明的凶手,以及防止Sherlock做蠢事。包含在一条短信里的危险都足够让一个正常人毛骨悚然。所以我想你应该也不会太吃惊地发现,当我们带着浑身的肾上腺素磕磕绊绊终于回到家之后,有时候这玩意儿会多的把我们淹没。牙齿,嘴唇,拉链。餐桌上,沙发里,起居室角落里砰砰地撞在墙上,来自我们蜥蜴脑的那种动力喷涌而出。是谁开始了这一切?我甚至都不知道。我?可能吧。不过也可能是他。我不知道他对于这些时刻都是什么想法,或者说他根本不去想?说到底他并不真是个没有实体的大脑,他也知道。他喜欢被触碰,被拥抱,被入侵,被索求。他喜欢手指分开他的头发,嘴唇吻上他腹部,手指压进他的肌肤。尽管有着那样的智慧和自我克制,他完全可以是个世俗的真实的男人。在通常的日子里他会选择让自己理性的意志压制住身体的需求。不过也只是在通常的日子里。


对于他在遇到我知道前的生活,我所知不多。尽管我一直非常好奇,不过那些只属于皮肤、唇舌、衣服撕裂开来的时刻,可不是谈话的好时机。所以我从来没问过。每当屈从于身体的热望时,我们能吐出的言辞大多是咒骂、呻吟和喘息。简单到无法成句,更别提问题了。而在我们之间恢复正常的其他时间,问这些好像又太过亲密了。

不过我以前从没做过类似这样的事情。从来没和除他以外的其他男人这么做过。坦白说,我不会认为自己对男人有兴趣。吸引我的并非是他身上的男子气概。在那些时候,吸引我的只是他而已,因为Sherlock就是Sherlock。当我五脏六腑的热情没过一切的那些时候,他的一切都令我渴望。如果他是个女人的话我就不会有现在的性别身份危机感。如果他是头驴子的话我就会因为虐待动物而被捕。没有任何人像他一样,他自成一类独一无二。

当他不在我床上,不在我双手之下的时候我是否会想念他?呃,没错,的确如此。但我不会催促,也不会要求。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我并无他所赋予的全权自由*(至少我认为我没有)。我们之间未曾付诸言语的合约以我们所有的体液共同签下;当肾上腺素水平高到在我们耳中嗡嗡作响的时候,便是同意被授予之时。如果我在他展现智慧,或者灰心丧气,或者固执得烦人又或者任性聪明得足以逮住最为危险粗暴的那些人之后一把揽住他,他就会明白,而后我们就会服从于欲望。当凌晨三点他爬在我的床上,当他冰冷的大腿贴在我的腿后、他瘦长的手指触到我的锁骨,他的呼吸喷在我颈后的那些时候,我不会问他问题。我们并不对话,这不是个缝纫一样一来一去的过程。这与大脑或声音都无关。这是身体的对话,从本能到本能。我从来没对他说过不字。我从来没这么想过。我们也从来没有谈论过。

所以我确实会真心实意地约会。没错,如果遇到一个女人我会去问她是否愿意。你会问,我这样做是为了伤害他么?或者逼他去说点什么?不,不是的。虽然在我带女人出去或者夜不归宿的时候,他表现出的明显的嫉妒确实让我有一种满足甚至受宠若惊的感觉,但我并不是为了惹他生气才和女人约会。我这样做是为了找回自己,去做我的大脑知道它在希望的那些事情,去走回我一直计划的人生道路,训练我的内脏从更正常的地方寻找刺激。我只是在努力校正自己的航向,仅此而已。

我得承认跟Sherlock的这些小插曲来到我的生活里的时候的确伴随着相当的困惑和苦恼。还有不少罪恶感。他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内里孤独至极,终于找到了那个完美的能够容忍他的人,而我这样是不是在利用他?我应当是那个在事情不好的时候告诉他的人,而我这样是不是背叛了他的信任?鉴于我们在黑暗掩盖之下、在肾上腺素充斥神经疼痛到爆炸的时候做的这些事,完全就该被定义成不好。我是在利用他么?他拥有一种奇特的纯真,虽然奇特但是确实存在。如果我找到做回自己的那种力量,从而做回正常的,好的,合乎道德的,真实的自己,并且不是仅仅在某些时候,而是所有时候都能如此,会不会对我们两个都是最好的选择?我不会抛弃他的,我无法想象没有他的生活。但是如果我们不是处于那样的关系,我是不是就能找回自己的道德准则,从而不要在黑暗和力比多(弗洛伊德心理分析学说中的精神动力,实际即是性的本能)的掩盖之下表现的就像他完完全全只属于我?也许他并不在乎。也许只是肉体的发泄。有没有可能这次我才是那个思虑过度的人?

这些都是我苦苦挣扎但是永远也没法往博客上面写的事情。你能想象我姐姐会说什么吗?而Sherlock,我很确定他会因为我一点都不像个男人,没法挥开那些道德问题去接受既定事实而失望。不过当我的内脏没有完全支配思考能力的时候,我的大脑明白这一切有多病态。并不是指爱上一个男人这事儿本身,这不病态。而是说作为这个男人的厨师、他的博客作者、他的助手、他的医生、他的长期人肉泡茶机、他的房屋保洁员、他的室友和他的朋友来爱着他,把爱人的身份加到前面这一堆里面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这在感情上来讲绝不是多正常的决定。对我和他来说都不是。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一点。

有时候我会想象,如果我问了,Sherlock一定会觉得很奇怪,因为我居然觉得这是个秘密。说不定对他来说这就是个百分百愉快且稳定的恋爱关系。但是对我来说,这一切都在阴影之中被秘而不宣,它不停发生而后我们又都假装没发生。而当静谧消退,就一定意味着什么。我还是那个直男,对可爱的伦敦女士们饶有兴趣——这就是我;而他则假装自己从未屈从于肉欲,因为他超脱了这些——这就是他。他开始把注意力集中自己的演绎推理而不是我或者任何人身上。这挺有效。

我俩第一次的时候,我在我的床上醒来,但是却不太确定自己到底是怎么到床上的。哦我那时候那一阵阵的尴尬啊,我还记得之前我俩有多跟动物一样毫无羞耻。我真的做了么?跟他?在这种事上我以前一点经验都没有,但是我立刻就上手了,双膝跪下,愉快地把他吞入。那时候他的声音,喉间不成言语的声音,直接把我带到了另一个奇异的宇宙,在那里我不会去细想我在做什么——我根本什么都不想。我的自控从未如此溃不成军,甚至在回忆里都不太能辨认得出我自己。第二天早晨的楼下,Sherlock蜷在沙发上发着短信。而我下楼的时候他只是简单地看了我一眼。

“别开冰箱,”他的眼光回到手机上。说实话,我觉得那是我的手机。一切都跟平日没什么区别。

“又多了什么人体部件?”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镇定地问。

“最好别看。”Sherlock说完,打开了我的笔记本电脑。

“那是我的,”我说。完全是习惯。每次他懒得把手伸过面前那沓纸去够自己的而要用我的电脑的时候我总要这么说一句。

“是啊,”他一边以前所未见的速度敲打着键盘一边说。“确实是。”

就是这样。没有什么认可;生活一如往常。我觉得那天早上水壶烧开花的时间格外长,比以前和后来都要长。我们就这样继续着,无忧无虑,互相依赖,做着共同行动的兄弟和一起违法的同伙。还不到一周,第二场就上演了,在他卧室的地板上,我们左右分别是一堆量杯和三桶来路不明的泥浆。黎明之前我悄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第二天早上他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就是这事的过程,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否想要有所改变。有时候我知道我是想要的。不管是什么方式:放到台面上来;承认它;诚实点,开始一段正常的关系,每天在彼此身边醒来,不去假装你不知道他从内到外的感觉、他皮肤的气味还有他的髋部在你手掌之下的触感。或者反之:做回朋友,正常人,室友,去找女朋友男朋友或是任何什么来承受我们现在这种出于本能的亲密和动物性的激情的对象。但是不管他怎么否认,Sherlock,你是如此魔力十足,我简直害怕如果打开了门你就会如雾气一样凭空消失掉。那样我就没法继续留在你身边。就似乎这一切正是依赖于我们所有的沉默和共谋、我们之间的小小秘密。但是我不知道我能否承受。

不过真的,这已经无所谓了。我能听到外面他们的声音,上弹待发的枪擦过粗糙的水泥墙壁。那枪上写着我的名字,里面有子弹,我知道它会贯穿我的身体。所以真的无所谓了。游戏结束了。至少对我来说。

————

门打开的时候John合上了笔记本,任走廊里昏暗的灯光照进囚禁自己的狭小储藏室。一个穿着长大衣的身影闪了进来,随着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撬锁的工具滑进了那人的口袋。如释重负的感觉如此剧烈以至于John差点大笑出声;他的手开始颤抖,小小的本子在突然汗湿的手心里滑溜溜的。

“还好么?”Sherlock询问的声音几如耳语。

“还好。”John说着,把笔记本滑进口袋。“你怎么——”

“过会儿再说。”Sherlock打断他。“那是什么?”

“笔记本,”John说,“打发一下时间。”

Sherlock看了他一眼。John知道,既然Sherlock已经看见了,那么全世界都没有任何地方John能把本子藏起来让他找不到。他考虑着在他们像贼一样从黑暗潮湿的走廊摸出去的路上想办法烧了它,试图逃脱的冰冷冲动让John的骨头咔咔作响。


FIN
*carte blanche: Unrestricted power to act at one's own discretion; unconditional authority. 全权度情处理的自由。"全权委托"。

Author's Notes: Followed by a sequel, Carte Blanche.
后面还有一个续篇叫Carte Blanche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