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火

却也没熔掉我

 
 
 

日志

 
 
关于我

墙头: Harry Potter/ Doctor Who/ 福尔摩斯/ Life on Mars UK/ Queer as Folk UK/ Yes, (Prime) Minister/ House M.D./ Criminal Minds // 节操是神马? 下限是神马? 不认识啊 // 敬谢不敏: 任何RPF/RPS

网易考拉推荐

[翻译][SherlockBBC] When I Look in the Mirror I See Double(Mycroft/John/Mycroft)初版一更  

2011-03-04 22:42:38|  分类: fanwork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itle: When I Look in the Mirror I See Double 

Pairing: Mycroft/John/Mycroft

Rating: R

Length: 12200 words

Summary: Mycroft and 'Anthea' are one mind in two bodies. Literally.

Notes: The kink meme is really weird you guys. I don't even know. Originally posted for the kink meme, here.

原文http://etothepii.livejournal.com/10178.html

授权

Sure, go for it! 


=) Have fun. 


摘要:Mycroft”Anthea”是共享同一个大脑的两副身体。字面意思。


 

直到三岁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同寻常。当时他母亲给他买来两副相同的动物标本,而他两边分别拿着一只耳朵垂下的大狗,一边拎着耳朵另一边抱着中间,正在决定他更喜欢哪种方式。他问她为什么要买两副。

 

“这样的话你们两个就各有一只,不用分享啦,”他母亲说。可这说不通,根本说不通——既然他能有两个的话,为什么不要两个不一样的,而是得玩两个相同的呢?

 

“可它们看起来是一样的啊,”Clarice说。Mycroft拿过了她手上的那只,去放到他们的房间里。“我们为什么不能要两个不一样的?”

 

“这个,要是Mycroft更喜欢你的那只怎么办?”母亲说。他根本不明白她的意思。

 

后来他明白了,必然的。他母亲想要让MycroftClarice一起坐在桌旁来教他们读书,可是他们俩只要有一个在那儿他就能学会。“为什么你需要我们两个都在这儿才行?”他提出了合理的疑问。“我们两个一起也不会学得更快一点。”

 

Clarice也需要学,”他的母亲回答说,Clarice想要站起来,但是母亲按下了她。

 

“可是你教了Mycroft我就能学会了啊,”她说。“那我为什么还要坐在这儿?”

 

“难道Mycroft会教你阅读吗?”母亲语带讽刺。MycroftClarice都皱起了眉头。

 

“我们是双胞胎,”Mycroft说。他还没有意识到,双胞胎也是两个不同的人,但他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存在。“只要你告诉了我,Clarice就会知道了。”

 

他的母亲终于明白他的意思之后(她还作了测试,两次,让他们两个在两个房间里画出不同的东西),她让他保证决不告诉任何人,永远不说。“很危险,”她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人。如果他们知道了,就会把你带走的。”

 

“连爸爸都不能告诉?”她安置他上床的时候他问。

 

“连爸爸都不能告诉。”她点头,吻了他的额头——先是Mycroft,然后是Clarice。门关上之后,Mycroft做了自从他能走路之后就一直在做的事。他溜下自己的床,爬上Clarice的床,舒舒服服地蜷在了自己身周。

 

--

 

作为两个人存在并不是不可能,但相当令人困惑。有些人有些事是他应该知道的,又有些他不该知道,取决于到底是哪具身体在与之进行互动。而等到他可以完全掌控这些之后,就变得很是……无聊。繁琐。浪费他的大脑容量。

 

但也有无数可能的事待他实践。首先是调节作息时间,让他可以一直保持清醒,此后更是渐入佳境。他虽然无法把学习的速度提高到二倍,但是他能够同时阅读两份东西,或者同时学习两种科目。

 

肌肉记忆可以在两具躯体间同时保持。他发现这一点之后,兴致勃勃地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努力阅读了能找到的所有关于大脑的文献,完全入了迷。后来,他有些失望地发现,在徒手格斗上这并不适用,鉴于他还是拥有两个不同的重心。但当他意识到MycroftClarice只要通过一半的练习就能把钢琴弹得同样好的时候,那简直是有史以来最为美妙的事情了。

 

--

 

Sherlock发现了这个秘密。必然的。

 

Mycroft,”MycroftClarice假期回家时Sherlock对他说。Mycroft回应了他,同时Clarice在扮演着孝顺的女儿(他父亲对此一无所知,他怀疑母亲也并不能真正理解,否则他们就不会期望稍后Mycroft也来扮演同样角色了)。

 

Mycroft看着他。“妈妈说你上个月把自己的窗帘点着了。”

 

“妈妈是告诉了你,还是告诉了Clarice?Sherlock问。他比之前见到的时候要长高了些。那次Clarice回家来过寒假,而Mycroft与朋友们一起去了瑞典(非常成功的实验——他能够同时掌握两边的情况。这让他自豪了好几个星期)。

 

“信是寄给我们两个的,”Mycroft回答。但这并非Sherlock真正的意思。那边的Clarice找了个理由到他房间去收拾他们的东西。“观察得不错,小弟弟。”

 

“你和Clarice有没有过产生过不一样的需求?”Sherlock好奇地问。“我是说,当然有可能你们其中有一个饿了或者渴了而另一个没有。但是其他的呢?为什么Mycroft学政治而Clarice学了经济?”

 

“因为这两个专业是我首要的两个选择。”Mycroft答道。“我可以两个都学。这很有用。”

 

“你们两个单独在房间里的时候会互相交谈么?”Mycroft就那么看着他,Sherlock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没错,你们当然不会了。完全没必要。还有谁知道?”

 

“妈妈知道一些,其他就没人知道了。另外,该吃晚饭了。妈妈让我来叫你。”Mycroft说。因为他们的母亲刚刚告诉Clarice,收拾完她的东西之后去叫MycroftSherlock吃晚饭。

 

Clarice终于到了之后(Mycroft没再开口,她天衣无缝地继续了谈话),Sherlock若有所思地来回看着他们两个,说,“Mycroft,当你——晚上,你和她有没有……”

 

“没有什么‘我和她’”,Clarice说,指了指Mycroft。“只有我。”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

 

“嗨又见面了,是Anthea,是吧?”Mycroft派车来接他的时候JohnClarice说。他带着希冀的眼光对她微笑。

 

“事实上是Melanie。不好意思。你有什么需要么?”她礼貌地询问。

 

微笑稍稍褪下了一点,不过John坚持着。“你今天晚上还要工作吗?”

 

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说不,就让John约他出去。因为John心地不错,人又忠诚,而且那件套头衫下面的身体结实得令人惊异。还有,这能让Sherlock抓狂。不过,实际上多数情况下他应该算是MycroftJohn似乎仍然以为他的名字是Anthea;他应该找个时机纠正他),而这样是不诚实的。

 

更重要的是,Sherlock会知道发生的一切,然后在John回家之后的一个小时之内就告诉他所有一切,所以这真的不行。“我一直都工作。”她以一个并不真诚的微笑回应,又把视线转回到黑莓机上;她正在研究Mycroft稍后的会议上要用到的备忘。

 

“好吧,我想如果休一天假的话你的老板也不会介意吧,”John说。

 

Mycroft不喜欢男人们约他出去的时候。总是那么笨手笨脚,好像适度表现地优美些、让人舒服些就会让他们变成坏蛋似的。不是说他会认为John是个坏蛋,事实上他的真诚相当有魅力。不过还是……

 

“不太可能休假。”她再次礼貌地表示,这次甚至没有抬眼看他。他们在沉默中度过了余下的旅程。

 

--

 

例行性的会面——把John接来,恭贺他没让Sherlock把命玩掉,再次提出给予John金钱援助以换取关于Sherlock的信息(John拒绝了他,再次地,因为这是原则性问题),让John捎给Sherlock一个案子,不过有很大可能直到Mycroft亲自上门之后Sherlock才不会继续忽略它。

 

Mycroft的心思主要放在了Moriaty身上——他刚刚得到了几条很有希望的线索,正要组织几支队伍跟进。所以当John有些犹豫地看了他几眼之后开口时,他有些意外。“那么,Anthea,

 

“她的名字实际上并不是Anthea,”Mycroft解释道,抬起了一条眉毛。Clarice已经回到了他的办公室,正在处理那些名义上需要他“全神”处理的日常琐碎难题。

 

“那她的真名是什么?”

 

“这个不能告诉你。”她的真名是Clarice,但身份证上的名字是Annabelle,而她告诉别人的名字每周都不同根据他的情绪选择不同的名字已成了一种小小娱乐。

 

“她有在跟谁约会吗?”

 

自从他的两副躯体都上了大学,并且共享一间公寓之后,就没人向他询问关于他自己的事情了。“大体来说,没有,”他承认。“不过她不跟人约会。”

 

“为什么?”

 

因为她就是他,他们两个人John都认识,但是却不知道这一点。因为John仅仅是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讲,他甚至并不是个女人。他只是在作为女人会有所裨益的时候装作是个女人,也就是每当他需要被人低估或者不欲引致他人注意的时候。

 

从另一方面来讲,就算事情会有个灾难性结局的话也会很有趣。不过灾难性结局不太可能出现——John是双性恋,以前也跟男人交往过。此外,他能和Sherlock相处得很好,其他人可都做不到。

 

再说一遍,他非常喜欢有趣的事情。

 

“她有自己的原因。不过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把她派去你公寓,嗯,周五晚上七点?”

 

John的肢体语言立刻变得充满防备。他怀疑地眯起眼睛。“如果她不想的话,我就不需要你强迫她跟我约会。我还没那么饥渴,谢了。这难道是你和Sherlock之间的游戏中的一部分么?”

 

“我不会担心那个的,”Mycroft不以为然。现在他已经习惯了用第三人称谈论自己。“如果她不愿意,我不会逼她做任何事的。周五晚上七点。我会派车去。”

 

--

 

抉择大学毕业后的去向时,他决定自己还是更喜欢Mycroft。不是Clarice有什么不对,而是他不太喜欢作为一个女性而存在——他不喜欢人们对待她的方式,也不喜欢符合人们期望的那种行为方式。衣服不够舒服,同时,她的存在所能带来的周围人的尊敬也远远不够。

 

大学最后一年,Mycroft已经有了数个职位可供选择,全部来自少数几个很有前途的政府组织。而Clarice一个都没有。前者很重要,不过后者也没关系。既然他可以在一个职位上表现得极为出色,那么为什么要同时进行两份职业呢。

 

他接下了提供给Mycroft的其中一个机会,全心投入,以两副大脑来朝向同一个目标。有好几次,他都是在Clarice醒着而Mycroft入睡时灵光一现醍醐灌顶。

 

时机成熟后,他让Clarice成为了自己的助理(同时,她也拿到了博士学位——因为她能做到,也因为与其做些无聊的事情,他更愿意多学习学习,直到他手中有足够的权力来满足自己的需求)。

 

如果人们以为自己唯一的听众只是个小小秘书,或者说只是个女人的时候,他们会说出太多太多,结果就是他几乎不用去看装在办公室外的摄像机的录像了。

 

--

 

周五他们的约会之前,Clarice冲了个澡,而Mycroft在他们共享的衣柜里为她翻找着合适今晚的衣服,试想着他自己穿上每件衣服的样子,直到他找到John会最喜欢的那一套。他把衣服放在他们的床上,再从柜子里拿出靴子。通常她不怎么穿靴子,不过靴子能让她的腿显得更长,又不会让她更高。她已经比John略高一些了,所以高跟鞋肯定不行。

 

没有别人在场时,他习惯用两副身体同时进行一项任务。Clarice在前胸和手腕内侧扑上香水的同时,Mycroft帮着她吹干头发。而她微微点上唇膏时,Mycroft则为她梳着头,用手指梳开带静电的发丝。

 

她穿衣服的时候他也在一旁帮忙,一件件递过衣服,这样她就不用在伸手去取每件衣服的时候停下了。样式普通的内衣,毕竟这只是第一次约会。一切完成后,他打量着她。还不错,他想,如果John想要一起散散步的话,外衣可能有些单薄。不过也许John会把外套给她。

  评论这张
 
阅读(4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